真钱娱乐网址

博猫娱乐平台注册网址

真钱娱乐网址已经退休 不想参与任何带有官方色彩的活动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7-08-06 18:45     来源: http://www.a-zhands.com关闭
  
感激我遇见
经过这几天的准备,空间终于可以开放了,今天开始向好友们发出真挚的邀请。看到好友闲云野鹤在线闪了一下就又隐身了,就第一个向他发出了邀请,接着向他索要了空间装扮,新空间真的就像新搬的家一样,显得空荡荡的,真的需要我去慢慢的妆点它,也许追求完美是女人的天性吧,在这里向闲云好友表示感谢,这是我空间收到的第一份礼物。
通过自己认真的考虑,在287位网友中,我选择了108位好友,这其中认识最长的有快三年的时间了,也有刚刚认识不久的朋友,但我也很欣赏,就一并加了过来。
一直以来都感觉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女子,没有漂亮的容颜,更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却能让我很幸运的遇到关心和体贴我的朋友,也让我结识了很多有才华的好友,在你们那里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和经验,不但增长了见识,也同时提升了自己。
记得第一次写日志,是因为为了维护自己所谓的尊严,任性的决定放弃自己的工作,当时回到家里孤独和无奈困扰着我,一个人在电脑旁哭的稀里哗啦,边哭边打字,眼泪和着文字,心酸伴着心痛,那时才接触网络,打字慢,也没有真正的好友,幸运的是在过后的几天里结识了你,你看到了我的日志,没有直接问,而是慢慢的介入这个话题,直到如今,你的那句话还一直让我印象深刻,你说:“遇事让人三分非我弱”,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遇到困扰的问题,我总会告诉你,而你也是一个认真的倾听者,并且会给我很中肯的建议。你是我第一个视频的网友,到现在我还记得你当时身着深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衣,扎一条深色的领带,你温文尔雅的微笑更加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四个月后,我同意和你视频一次,那时我扎着一个马尾辫子,穿着黄白相间的运动装。相互的关心和理解让我们更加认同对方,现在回想起来,有很多的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发生在昨天一样,你的大度和豁达,包容了我的任性,从来不记得你对我发过火,而我每次给你惹得小麻烦,你都一笑了之。曾经的相知,到现在的渐行渐远,也许正验证了一句老话,世上根本就没有不散的筵席。后来你说我的那篇日志你一直在看,而且流泪了,我没有告诉你的是,我何尝不是流着泪在写的。因为你是我在网上认识的第一位知心朋友,所以忍不住把你写在了我的第一篇日志里,就权当做个留念吧。
随着新空间的开放,旧的空间即将关闭,本来自己觉得挺看得开的,也很想坦然面对,可当听到上篇日志中的那首《珍惜》时,竟然又忍不住流下泪来,哭的好难受,说不清自己究竟割舍不下的是什么?经历了这么久,一直以为自己成熟了很多,也变得坚强了,可这多愁善感的性格却怎么也改变不了,也许会一直伴随着我吧。
在这将近三年的日子里,让我有幸陆续的结识了你们这些知心好朋友,感激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爱和支持,我很高兴在我新空间建立之时,能一下子拥有这么多的朋友相伴,真诚的希望我们能一路同行,且行且珍惜!
 
 
 走近梁铮
梁铮,一个男孩子的名字,却是女儿身。她是北京知青,美籍华人。这次她专门从美国飞回来,我整整陪了她5天,通过交流,得知她这次回来就是想看看她生活过的地方有什么变化,老百姓的日子过得怎样,是否需要她力所能及的一些帮助。
 
和梁铮最早接触,应该是1998年北京知青返乡的那次晚宴上,她们为了纪念插队30周年,几十名知青一同返乡回来,那时候我代表政府接待了她们。没想到我在梁铮心目中的印象很好,以致后来陆续接触中,让她对我信任有加。她念念不忘我在政府工作期间为她专门召开一次旗长办公会议,帮助、协调、安排她反哺百姓的一些事宜。基于我在梁铮心目中的好印象,远在大洋彼岸的她曾经打来电话,让我帮她完成一份心愿,即捐助一些贫困学生和曾经善待她的村干部以及家属。那时候我已经离开政府,既然能得到她的信任,我当然责无旁贷、事必躬亲去办好这件事情。那次捐赠仪式,自我感觉不错,不仅仅宣传了她的善举,还把感恩回报的理念传播到了人们的心中。
 
梁铮毕业于北京一所女子中学,1968年与其它17位知青一道来到阿荣旗长安乡日合二队插队落户。与其他同来的知青相比,她没有任何优越的家庭背景,黑五类的帽子一直扣到文化大革命结束。用梁铮的话讲,她的祖太爷是翰林院学士,爷爷自然是官二代。奶奶是日本人,与爷爷一道经营着山西几十家煤矿,父亲自然又是富二代。等到梁铮这辈儿,各种运动找上门来,父亲前前后后被关押了20年,母亲早已不见踪影,她自然成了黑五类,寄人篱下在伯父家。当听说北大荒黑土地能让人吃饱而且还可以挣到零花钱的时候,她放弃与同学去山西插队的机会,毅然决然地随着同学的姐姐来到了遥远的北疆。
 
老百姓是不计较谁出身好与坏的,全凭劳动是否实诚作为评判的标尺。因为梁铮不怕吃苦,深得百姓的好评和爱戴。比如推荐上大学、回城安排工作、当医生或教师等等好事,村里第一个推荐的就是她,可是屡屡政审屡屡被卡,她知道没救了,只能老老实实干着庄稼活,至于何时出头,已经没有奢望。1971年初冬,村里的一位知青防克员(赤脚医生)突然撂了挑子,无奈之际,队长到知青点问,哪个人冬天不回北京,干防克员?梁铮本能地从炕上跳了下来,“我干!”脚都差点崴了,人家不稀罕的事,到了梁铮那里却是求之不得的工作。小学生的时候,她写过一篇作文,理想是长大以后当一名医生,这回终于沾上医了,她怎能不高兴?队长马上就同意了。
 
一本赤脚医生手册开始了梁铮行医的第一步,第一针静脉注射,是在大队长老婆身上试的,“没事,让我营养营养”。老乡的信任,解除了梁铮的紧张。第一次接生,她诚惶诚恐,捧着接生手册,生怕落下每一个步骤,好在产妇是队长的妹妹,又是第二胎,产妇直接对梁铮说,“接吧,练练手。”当孩子一瞬间掉下来被她本能地兜住时,她懵了,甚至有些魂飞魄散,根本顾不上去擦喷了她一脸的屎尿。那一年,她才23岁。
 
几年后,村里大多数知青返城了,没走的也当上了老师,梁铮成了唯一留在村里干农活的知青。她不知道在村里能呆多久,但是她心里明镜似的,没人能帮得了她,那时候,两个姐姐也在农村,父亲仍在监狱。她生活最困难的时候,还是老百姓照顾着她。没有烧柴时,队里马上派人送柴来;谁家杀猪宰羊,都惦记着请她到家来吃;乡亲们还时不时地拿着青菜和鸡蛋来看望她并安慰她:别着急,别难过,兔子转了南山转北山,最后都能回老窝。
 
1975年,梁铮突然接到公社电话通知,让她去卫生院搞计划生育,这真是及时雨、雪中炭,梁铮在绝望中看到了生机。后来,公社有人悄悄告诉她,为了这个名额,6个大队长各自推荐自己村里的人,公社主任最后定砣说,“谁都不要争了,咱们有现成的北京青年会医病,就让她来吧。假如你们的姊妹在千里之外,担不担心?”梁铮万万没有想到,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公社这个头儿,能想到几乎被人遗忘在角落里的她。
 
1976年,梁铮从卫生院病退回京,她在长安乡度过了20——28岁的青春时光。1978年,恢复高考后的第二年,怀着身孕的梁铮考上了北二医学院。1990年,她去了美国旧金山,连着考了三年,第三年获得了中医针灸行医执照,从此,她在旧金山办起了私人中医诊所至今。
 
梁铮跟我讲到这里的时候,她总是在说着“幸运”、“感恩”这几个字。我问她,你怎么解释你的幸运?她说行医没有出现过意外。我紧接着又问,当初黑五类的帽子戴在你的头上,你还幸运吗?她说,爷爷是官二代,父亲是富二代,山水轮流转,轮到我这也该是黑崽子了,要不然怎会有“赎罪”一说呢!我一下子愣住了,盯盯地看着她,我又轻轻地问,这是你后天的觉悟吗?她笑了,没有正面回答我。
 
我突然想到她给我讲过的几段小插曲。插曲一,她未来儿媳是吉林朝鲜族,可是在美国却称自己是韩国人,当即被梁铮揭穿,严正地告诉她,你是中国的朝鲜族,不要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韩国人。结婚那天,梁铮备了一万美金作为儿媳改口钱,这个儿媳偏偏没有叫妈妈,梁铮一气之下把钱捐给了教会。插曲二,朋友圈子里有一个被梁铮称为“毛左”的人发给她一条微信:中国神州十一号成功飞上天,我为祖国高兴和自豪!梁铮是美籍公民,她知道这个“毛左”生怕自己不爱国,就经常发微信旁敲侧击一下。梁铮回信很干脆:你只是在呐喊助威,可我却身体力行地向美国展示着中国的针灸技术,我更为祖国骄傲和自豪。插曲三,梁铮这次回旗,有同学对她“放着美元不挣,还要自费下乡”的做法很不理解,嘲讽她“傻”、“有病”,她反唇相讥:“你们骂我崇洋媚外,告诫我别忘了自己是中国人。那么你们爱国,首先就要爱百姓,你们敢不敢跟我回阿荣旗?不许空喊口号!”其它插曲已经没有必要逐一列举,由梁铮的觉与悟,我突然想到了“厚积薄发”这个词语。
 
说起感恩,梁铮总是念念不忘乡亲们对她的好。现在的年轻人也许不知道,在那个“唯成分论”的极左年代,你纵有再好的思想,再大的本事,只要被扣上“黑五类”(地、富、反、坏、右)的帽子,就休想喘大气,且永世不得翻身。她说:“不论我上大学还是出国,生活变化多大,我都永远对我村、我公社充满感激。在那个把人分成三六九等的年代,长安乡的百姓没有歧视我,给我信任、温暖、做人的尊严,让我度过了内心最为痛苦的时光。阿荣旗的经历也奠定了我做人的原则,我永远想念和感激。”梁铮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阿荣旗父老乡亲去北京求医看病,梁铮尽其所能给予创造方便条件,就是她到了美国以后,也时常邮些钱来接济乡亲们。仅那位曾经替她说话让她去卫生院工作的公社主任,我都代替梁铮去探望过两次,并捎去梁铮给他的数千元人民币。
 
这次梁铮回到阿荣旗仅仅五天,她分别了解了旗、乡、村以及社区三级医疗卫生状况。阿荣旗卫生事业的硬件环境改善,老百姓的衣食住行条件巨大变化,教育、交通、通讯、电网、等其它公益设施一应俱全等等,让她赞不绝口。回到房间,我调侃道,准备给乡亲们撒多少银子呀?她笑了,后来一本正经地说,不再给了,他们的日子真的好过了,大多数老百姓富得流油呢。咱国家看得出来真是富了。
 
“回馈阿荣百姓是我人生最后一个梦想,我能做点什么呢?”梁铮若有所思。经过和医疗单位商议交流,初步确立了医务培训和义诊这两项内容。她背后信誓旦旦地跟我承诺说,“我大学同学都是行医的,返城的知青也有不少在各大医院是医务技术骨干,我会一改过去的性格,不去指挥他们来做什么,而是逐一拜票请求他们来做事。说完,双手抱拳一边作揖一边说着给我看:“阿荣旗父老乡亲需要你们帮忙,我梁铮需要你们帮忙,你们跟我一起来阿荣旗吧。”看着她拱手作揖的样子,我暗想,若不是为了乡亲们的利益,从来不肯向任何人低头的她,怎会轻易向人们求情呢!
 
离开阿荣旗的头一天晚上,中蒙医院宴请了梁铮,让我作陪,我没去。我。晚饭后梁铮回到房间微信呼我说是要聊聊天,语音聊天莫不如面对面畅谈。刚到房间,梁铮甩给我几页文件,说是饭后卫生局一位副职拿过来的,振振有词说了很多,大意就是,外国医生来华行医的资格需要审批和公证,北京来的医生要转医师证等等,我看那文件,是1992年时任卫生部长陈敏章签署的。我说,你没有问那位副局长吗?你是义诊啊,不是以盈利为目的的行医啊!梁铮气不打一处来,说了很多过头话。作为规章制度而非法律的施压,若想灵活运用,怎是一个小小的副职所能决策得了的事情呢。副职的认真,不能怪罪,若有不解或一些其它想法,那只能对事不对人。我对梁铮如此这般做了一番小小的解释。
 
解释归解释,自己也有好多想不通的地方。所谓一些有悖于文明发展的条条框框,一些拖拽时代步伐的陋习,还有一些其它明知需要完善却因种种原因暂时不能改进的东西,统统以“中国特色”来一言以蔽之,是不太妥当甚至不能说服人心的。由此我进一步在想,作为一元化的“主义”、“思想”植入阅读者心中的时候,那种所谓理想化的模式无形当中引导着人们的价值取向。若是多元化的理念根植人心呢?其信息的流动不就会避开平面、单向而转至立体、全方位了吗!
 
罢了,罢了,思维不敢继续,我怕与梁铮“同流合污”,更怕呆滞的思维梗阻我助梁铮的梦想实现。我给当时出差外地的主管旗长通了电话,阐明了需要变通执行的若干意见。主管旗长非常开明,她说,放心吧,这是好事,应该支持,不能设置障碍。这件事情对于部门来说是件事儿,对于我不算是事儿,我会全力以赴促成的。咱们都是好人,会把好事办好。当我把旗长的话转达给梁铮的时候,算是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借此,我牵线搭桥让她俩建立了微信联系,有什么想法,让她们直接去沟通。
 
梁铮与我分手的那天晚上,她在打点自己的行囊。她把早已为我准备好的coach小挎包交给了我,又把自己围的披肩硬塞给了我。我也为她准备好了礼物:10斤烤榛子,一件新买的羊绒衫,还有一条自己曾经戴过而且比较喜欢的墨绿色地产玉石项链。我动情地说道,“你若想阿荣旗了,就看看这条项链吧,这可是咱家乡的石头啊,虽土里土气却很有人情味呢。”我留下了眼泪,她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梁铮回到北京后,立刻马不停蹄地奔走游说于行医的同学中,没想到她处处碰壁。人家的理由也算是冠冕堂皇,什么不能参加私人组织的义诊啦,什么自己身价多么高出去都是要大把给钱的啦,什么除非上级领导让去,否则任何单位邀请都不屑一顾啦。梁铮气得骂娘了,骂他们是一群没有医德爱心、嗜钱如命的狗奴才。晚上,梁铮与我微信语音聊天很久,她跟我述说了“拜票”的最后结果,她的老院长答应过来义诊了。接着,梁铮跟我讲述了她与老院长对话。梁铮:“老院长,我刚刚从我插队的地方回来,了解到我的家乡急需下乡义诊和医务培训,地方医院也承诺,适当地予以一些补贴,然后来回机票由我梁铮来出。”老院长:“义诊就是义诊,还要什么补贴?那里有高铁吗?要是有,咱们就坐高铁去,省钱!我还可以动员几个医务专家过去。”梁铮跟我学这些话的时候,听得出来,她哭了。
 
梁铮9号回到了美国,她一直惦记着初到北京碰壁的事情,10号早晨7点发微信给我:我一路在想中国的医生分配和县级医院缺少医生而北京等大城市医生无德嗜钱如命的牛掰脸色!我一定要为乡下人做点什么,穷与富也好,外地人和本地人也好,好人或坏人也好,都应该有相同的平等的看病权利!制度要改!我要呼吁!虽然我是美国公民,我有很好的医疗保险,生活无忧无虑,没有必要多管闲事,但是我是知青,是医生,这是我的祖国和家乡!为了我的外地乡亲,为了我看到的所谓大医生们对公益事业的讥笑和鄙视,我要写信给卫生部,这事我要争取到底!随后,梁铮又敲过来几行字:“恢复高考第二年,我终于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那时候我已经三十岁,身怀八个月身孕。校招生办人员见我挺着大肚子来报到,以怀孕为由不许我入学。我已经失去太多,这次凭什么要剥夺我求学的权利,你招生简章明确说明已婚人员可以参加高考,也没有规定怀孕人员不许上学啊!我据理力争,最后终于感动了招生办的官员。今天,我仍然要为百姓讨个说法,平等的就医权利,就是要争!”
 
尽管国情不同,制度不同,但是体现在梁铮身上的,是一种不灭的精神。我泪奔,甚至有些语塞。只能打字写下几个字:多好的梁铮啊!铮铮铁骨,最柔亲情!
 
梁铮继续发信息:“我以为我苦难一生的泪水早已经流干,如今为了我最后一个目标的碰壁和屈辱,再一次泪如雨下。这次不是为了我自己,但又是为了我自己的目标。中国梦,中国梦!一个村子若是65岁以前全死于疾病,还他妈的有什么梦可言!”我知道,她是急了,若不急,怎么会把这种狠呆呆的话甩给我。
 
梁铮尽管满肚子的牢骚,但是在美国并没有断了义诊的策划。后来她欣喜地告诉我,老院长已经明确告诉她,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他带着几位北京专家和梁铮一起来阿荣旗进行义诊。另外,一位曾经在中央电视台什么送医送药栏目的记者,答应梁铮,一定要帮助她做好义诊前期的各项准备工作。
 
写到这里,我似乎该松一口气了,但是我的心却紧紧地收缩着,有一种莫名的痛。
 
有些人指手画脚评论梁铮、并且大谈特谈中国梦的时候,梁铮却在不声不响、脚踏实地诠释着自己人生的剩余价值;有些人眉头紧蹙贪婪索取钱财的时候,梁铮却在施予他人的快乐中轻松地生活着。
 
当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不停地缩小物质差距的时候,相应的精神层面提高问题是否也摆到了议事日程?诚实守信,已经受到挑战,让人们惴惴不安;食品安全,正在遭到质疑,让人们防不胜防;公平正义,不尽完善,让人们怨声载道;还有不断爆料的揪出来的多少多少贪官等等······
 
我唏嘘,人心的代价是最大的代价呀!出了几个贪官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老百姓眼里无官不贪;几颗大白菜被沾了甲醛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老百姓认为所有的白菜都有甲醛。任何污染都不及对人心污染来的直接,伤害最大。人缺乏信任是社会最大的悲哀,离心离德是社会最大的隐患。真的,精神家园中不怕长有几颗狗尾巴草,就怕贫瘠的荒漠中不再有水源!
 
感慨一番,不忘初衷。无论如何,我都会助梁铮一臂之力,帮助她圆这个梦,祝她好梦成真。


沈阳金龙机械有限公司
联系人:刘先生
手机:13884608881
电话:0533-6076688
传真:0533-6076688
邮箱:sss2017@163.com
地址:沈阳市周村区周隆路7226号方达电子商务园B座6688